幸运儿

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20-03-24 08:50

跳下去的那一瞬╨,我才知道这不是自由的感觉。

我想抓住些什么,但空中的我无法控制身体。手虚握∞着,指缝间风撕裂着肌肤,勉强的看去,却又完好无损。▁▂▃▄

“嗯?”落地失去意识后的再次苏醒让我很意外,睁开眼看见的天空和落地前的一瞬也没有什么区别。茫然地坐起,草地与身体的触感是熟悉的感觉,眼前的一切也与空中看到的没有变化。站起身≈,我望着衣服上星星点点的青草渍ψ,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麻将机中牌与牌的相互挤压与碰撞,昏黄闪烁的顶灯,烟草汗味混の合的空气,人○脸上的油腻,口中喷出的唾™沫与粗鄙的♧话语。确认了不℅在天堂还在人间╞后,我穿过它们上了楼。

&l■dquo;没了生的希≌望,又给我断了死念。贼老天,别在这时候做一个好人啊。”躺在床上的我除了苦笑只剩无奈╠╡。还真没有人从二十层烂尾楼一跃而下后还有勇气去死的,ж也没人走进了地狱的大门后没来得及看清地狱就被一脚踹回了人间。作为第一个幸运儿,除了无奈还真没啥应对的办法。

&ldq◥uo;吃饭!&〒rdquo;她在楼下喊。我换了身衣服,走下楼。 用餐的过程被唾沫星子与唏哩呼噜的吞咽声充┚斥〗,我丢下碗筷,∏却没有挨打。这是出乎意料的事,但为了避免百分之一可能的毒打,我迈开腿,冲出了↗烟雾下的各异面孔的家。 没有目的的@奔跑ω在我看来很傻逼,于是我锁定了一个方向,跑出了我这一生最快的速度,像风一样。 逃课自杀的失败让我不得不前往学校,我虽然自杀,但我是个好孩子,这不矛盾。 脑中想好了无数解释的理由,深呼吸,走进教室。

&ld┄┅quo;老师,上午↘我生病了,所以没来μ。”他还在黑板ↀ上写着写什么,或许是高考题。眉宇间的紧促与舒ы缓交杂着思考如何讲解的痛楚,对我的出现选择了漠视。底下的同学也没对门口有一丝张♀望,低头与Ⅶ六月的战场做最后的准备。 我坐回座位,低头,睡觉。 教室的最后一排自带屏障@,老师的视线,同学的嬉闹☆都与这≥无关,一个班,俩个世界。 睁开眼,教室空荡荡的。晃悠悠地站起,拎着书包带向家的方向∮走去。

路过那∝栋烂尾楼,站在被我压坏的草地上抬头,一个黑影逐渐放大。在它离我很近§,能看清它●是什么的时¤候,我好像明白了几个事实。

那不是唾沫星子,而是交织着悔恨与痛苦的眼泪。 那也不是没礼貌的吞咽声,而是唔】咽。 黑板上撇到︹︺︻的一眼,是我的名字。他们低⊕头是在想念一α个人。 我不是幸运儿,那是我的脸。

Й ι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friv-girls.com/fenlei/y/1827515.htm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